卡巴斯基将“自我革命”放在免费,而周鸿祎回应360聚焦安全


7月26日,老牌的网络安全公司,卡巴斯基宣布推出完全免费的杀毒产品——Kaspersky Free 。
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。
只不过,免费策略早已在中国市场大行其道。
2003年卡巴斯基进入中国市场,2006年与奇虎360合作,360向下载用户免费赠送卡巴斯基产品激活码,互惠互赢。
如你所知,再后来,360推出了自己的杀毒软件,并且是免费的。
2009年,克里斯·安德森《免费:商业的未来》中文图书出版,周鸿祎视之为知己,为其作序,并认购1000本,高声呐喊,“免费的力量不可阻挡”。
与其说周鸿祎为360的创业找到了理论指导,倒不如说,让360的竞争掌握了更多舆论话语权,师出有名。
2010-2011财年,在360免费杀毒软件冲击之下,卡巴斯基中国区营收下降了60%。
也是这一年,周鸿祎与腾讯上演了著名的3Q大战,360于次年登陆美股上市。
周鸿祎的认知里,互联网是免费的经济,免费是最好的营销手段,也是有效的竞争手段。
“安全一定是互联网里一个像空气和水一样的东西。
那么,与其维持现状等着被别人革命,还不如自己来革自己的命。
如果自我革命,还可能革出一条出路出来。
如果等着被人家革命,那结果就会很惨”。
这段话,似乎便是说给卡巴斯基听的。
从PC到移动这几年,互联网圈多少有些寂寥,O2O与共享经济、直播,都是一年风光,速食速朽,这其中,上演了一幕幕其兴也勃焉的故事后,便是一地鸡毛。
即便如百度,也是逐渐掉队,被腾讯、阿里挤出BAT队列。
兜兜转转,物是人非。
卡巴斯基的免费,让我们开始有点怀念周鸿祎。
他未必是完美无缺的大英雄,却是个性鲜明,有足够的勇气挑战权威,并颠覆格局的人。
Kaspersky Free推出的时间正好是卡巴斯基的20岁生日。
该产品将在未来4个月内完成全球部署:第一波在美国、加拿大以及多个亚太地区国家展开;然后是印度、中国香港、中东、非洲、土耳其、拉丁美洲;随后是欧洲国家、日本、韩国;最后是越南、泰国。
对一家20年历史的公司来说,要彻底的“革命自我”,也是很难的,与周鸿祎的奇虎360相比,卡巴斯基缺少的还是那股子冲动的赌性。
所以,我们会看到,卡巴斯基免费版并不会与付费版杀毒软件展开竞争,付费版杀毒软件还将包括家长控制、在线支付保护、安全连接(VPN)等功能。
这让我想起周鸿祎的另一个论断——安全只有1与0,安全或不安全,没有比较安全。
免费不应该是术,应该是道。
比较起奇虎360的免费策略,卡巴斯基没有破釜沉舟的果断与决绝。
这或许,也是周鸿祎的魅力所在吧。
遗憾的是,卡巴斯基免费的新闻,并未引发太大的关注,反倒是自媒体“接招”一篇《人民想念周鸿祎》的稿件刷爆朋友圈。
周鸿祎回应说,“其实我知道,大家也不是想念我,是想念讲真话的人,是想念挑战者,也是想念互联网的炮声”。
周鸿祎这两年的沉寂,或者说蛰伏,与奇虎360的私有化进程有关。
退出美股市场后,360便谋划A股上市。
此刻,他应该进入缄默期了。
360的私有化,也是过去两年的风潮,巨人、分众等先后完成了。
不过,360的体量比较巨人与分众,更大,也自然不急且徐。
“我一直保持一颗创业者的心态,聚焦自己的方向,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。
所以,我不会什么都插一脚,有些方向我也不看好”,周鸿祎的回应中说,“360目前的战略是聚焦安全,安全是360安身立命之本”。
最近一次点燃周鸿祎战斗欲火的,应该是乐视的贾跃亭。
周鸿祎曾说,“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,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”。
如你所知,贾跃亭远走美国,乐视系纷乱内战,周鸿祎或许早就不在意了。
2016年年底,周鸿祎又出了一本书——《智能主义》,几个月后,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也出版了他的新书,名叫《智能革命》。
如周鸿祎所说的,创业阶层固化只是短期现象,长远看,任何阶层都会被打破的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选主机测评网 » 卡巴斯基将“自我革命”放在免费,而周鸿祎回应360聚焦安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