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未了▏平民的烟火气(散文)


文/孔庆贵 晚饭后,出小区北门向东,过一个路口,靠路南边,有一溜脚蹬三轮车、电动三轮车七扭八歪地停放着,大概有十几辆,每个车箱便是一个摊位,有卖茄子、辣椒、豆角、西红柿等蔬菜的;有卖苹果、香蕉、鸭梨、葡萄等水果的;还有一家卖小鱼小虾的,很热闹。
饭后散步的人,在此浏览一遍,瞅一眼有中意的,便会顺手买回家去。
这里的商贩,一个个表情都很放松——男人,一般会把一只胳膊肘压在车把上做个支撑点,交叉着双脚,微微地颤着,吸着烟看着手机,悠然自得。
等来买卖时也很痛快,价格差一差二的也能成交,然后还会摆摆手和买主示好;妇女,或和邻居聊天、或无聊地整理自己车子上的东西。
她们会把蔬菜里的小草都挑出来,翻过来翻过去,不厌其烦。
等来了买主,她们会比男人们主动、热情、周到多了,叫着大妹妹、大兄弟的打着招呼,可在买卖成交过程中,她们一般不会像男人那样大方,你会听到她们几分几分的在讲价钱,所以经常会产生一些小摩擦。
来这里的次数多了,我就遇到过发生一些不愉快的情形。
比如那天傍晚有个妇女光问不买,站在车前翻过来翻过去,哪捆菜也没相中,最后还甩上一句,你的蔬菜不新鲜了。
你再看那卖菜的妇女,拉长个脸,皱着眉头,整个眼珠子都快剜出来了,憋了一肚子的气,“哧”的一声就撒出来了,大声厉斥到,“有你这样买菜的吗?瞎折腾,我早就看你不像买东西的。
不买也就算了,你还说风凉话,我看你就是没事吃饱撑的……”买菜的妇女也不甘示弱,比划着双手,大声嚷嚷着,“你们大家看看、看看,她还有理了,菜不新鲜还不让说,这还有没有道理了?………”旁边卖菜的邻居看着她们越偎越近,像两只奓毛的斗鸡,进入了临战状态,就急忙出来打个圆场,说着,“这点小事不值当的、不值当的,和气生财”,边说边走到中间把两人分开,继续劝着消气的话,慢慢的吵架的两个人的嘟噜声就消失了。
买主一走远,一切又恢复了正常,买卖声又开始了。
离开这里再往前走100多米,路南便是前年疫情过后建起来的一个简易的便民市场。
这里的生活物资相当丰富,各种牌子的米面油盐酱醋茶,各类蔬菜、水果、副食品等应有尽有。
到了这里,厨房中缺啥都能给你补齐。
最南面的棚子下是专门卖鱼虾海产品,还有活鸡活鸭活鹅等肉类摊位,最东头一间是卖羊肉、牛肉的。
这一排棚子前面摆放着一个个注着水的不锈钢大盆,里面鲜活的鱼虾拥挤地游着,已然找不到了南北,四处乱串,混作一团;还有几只铁笼子里盛着鸡鸭鹅等生灵,叫声此起彼伏,一旦抓它,扑腾腾的近似哀嚎,但这一点也没有影响人们要吃它的欲望,一只只活体被支零后装入包装袋里,成了餐桌上的美食。
这让我倏然想起了母亲过年时杀小鸡的场景:母亲左手抓住小鸡的翅膀,拔除鸡喉咙处的毛,用磨得飞快铮亮的菜刀割开一个小口,瞬间鲜血流淌,早已准备好的瓷碗张着大口接着,不一会就凝固了。
炒鸡血是一道很好的年下菜,也是母亲的拿手菜;此时母亲的嘴里念叨着,“小鸡小鸡你别怪,你是人间一道菜,今年杀了你,明年你还来。
”待念完后,小鸡早已经去了来年的路上。
再往东紧邻的就是“老纱厂烧烤园”。
破产二十几年的老纱厂到现在也没人来开发。
也是前年疫情过后,纱厂破产办就把临街围墙推倒,往南院内又深了十几米,东西着盖了一排二十几家的门面房,出租给了干烧烤生意的,冷清多年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。
想当年这个纱厂可是我们地区的明星企业。
成立于六十年代的几千人的国有大企业,梭机日夜轰鸣,生意如火如荼,到了夜晚更是灯火辉煌,一片繁荣的景象,是多少俊男靓女梦寐以求的就业的好归宿。
可是到了九十年代中期,由于各种原因导致企业连年出现亏损,企业被迫宣布破产。
没有了昔日的辉煌,诺大的工厂里,保安的身影显得那么孤单与弱小。
不知到原来的工人看了会有何感想? 因为靠路边,这儿夏天的烧烤生意格外红火,几乎天天满场,人声鼎沸,喧嚣不止。
一排排饭桌上小烤炉里腾升着一缕缕的青烟,氤氲着夜晚的上空,香味弥漫着向四周散去,勾引的周围小区里的年轻人馋虫抓心,便会隔三差五找个理由出来撮上一顿,解解馋虫,喝的不亦乐乎。
这里烧烤好吃的名声一传十、十传百,生意也就自然火爆了起来。
每天到了下半夜,仍能看见有一两桌的炭火还在燃烧,打着哈欠的老板抽着烟来回转悠又不好说什么,心里还指望他们是回头客那。
这里的烟火气,应该是和我们国家前年大力发展“地摊经济”的导向分不开的。
舆论一出,一时间,城市里的“地摊经济”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了大街小巷,顿时烟火气浓烈。
这里的一溜卖菜的地摊,因为摆在了十字路口处,上下班的人、车流量较大,城管还是不让随便摆放。
但商贩们就趁城市管理人员没上早班时间出摊,晚上趁下班后出来,一早一晚打个擦边球;偶有几个商贩在上班时间出摊,也是被撵的到处乱跑,和城管玩起来了“你进我退、你走我进”的游击战术。
他们一边退一边还嘟噜着,“国家都让摆地摊了,你们咋还管呀?……” 城管人员对围观的群众讲,一座城市的面貌,一座城市的文明,是需要我们大家共同来维护的,我们要依法经营、守法经营,不能因为个人的利益而损害城市的形象。
大家一定要按照政府规划的“地摊经济”区域去经营,否则,无序占道等不文明行为,我们依然要管理、要规范、要取缔。
围观的群众大多数都认同城管的观点,频频点头赞许。
夏天的夜晚黑得慢,晚上八点多了,天空还泛着一丝丝的蓝底,似乎也在留恋这人间处处的烟火。
是“地摊经济”撑起了城市里的烟火气,还有那夜色阑珊里晃动的人影。
我爱平民的烟火气,因为它渗透到了我们的生活里…… 孔庆贵,笔名静夜海涛,祖籍山东梁山。
现为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、山东散文学会会员、菏泽市作家协会会员、作家在线签约作家;文学作品散见于市菏泽日报、齐鲁晚报.壹点号、山东金融文学、新锐散文、胶东散文年选、海东文化、中国.作家在线、中国金融作协、大湾杂志、中国乡村杂志等报刊杂志和网络。
壹点号 馨香往事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选主机测评网 » 青未了▏平民的烟火气(散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