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人喜欢地域黑,湖北"九头鸟"就是其中之一,除湖北别省更厉害


地域歧视与种族歧视不同,地域歧视是一个民族内部的"区别对待",与人种没有任何关联。
它是由地域文化差异、经济发展不平衡、人类心理活动等因素引发的。
可以说,地域歧视是"社会刻板印象"的一种体现,更是"从众心理"和"集体无意识"的结果。
在我国,地域歧视非常普遍。
这种行为属于陋习,我们并不提倡,只是这种陋习也有着悠久的历史,可以说是自古有之。
明朝时期,即使是饱读诗书的文人,也有这种地域歧视。
只是文人用词比较含蓄,不像市井百姓讲得那么露骨。
大家还别不信,接下来,将跟大家讲讲明朝如何进行地域歧视。
明朝时期,地域歧视是以省级行政区为单位,几乎每个省都有自己歧视性的外号,其中,应该属南边的江西省外号最多。
江西人的生活一向很是勤俭节约、精打细算,而且,特别重视教育,通过读书考中进士的人很多,因此,江西省出过很多有钱有势的大家。
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,人们开始排挤江西人,甚至,用各种各样的段子来嘲讽他们。
在《菽园杂记》中,就记录了很多关于江西人"抠门"的事例。
比如:江西人吃荤菜只吃它们的内脏,因为只有内脏是没有骨头的,骨头不能吃,只会占重量,这样购买比较划算;还有,江西人摆酒席的时候,酒席上会放一大盆菜,其实,这是木头雕刻的,只有中间一小部分可以吃,其余部分可以重复利用;此外,江西人祭拜神仙用的贡品也是租的,祭拜之后要还回去,这种做法不知道神仙会不会答应。
最终,因为这种半真半假的传言,使得江西人在人们心中留下了"抠门"的形象。
而且,江西人还有一个更加难听的外号,叫做"腊鸡"。
跟江西人一样,两湖、河南等地的人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外号,而且,也是以食品为名。
湖南、湖北人的外号是"鱼干"和"干鱼头",河南人的外号是"驴板肠",江苏、浙江人被叫做"盐豆"。
这么多省份的人都有自己的外号,可以说,中国就是一个"吃货"的王国。
那么,为什么明朝会有这么多地域歧视呢?为什么他们会用食品给别人起外号呢?其实,这跟官员之间相互送礼的习惯有关,各地官员送礼给别人,肯定是选择自己家乡的一些特产,因为,只有他们有的才算稀罕之物。
当然,送礼首选的是食品,所以,京城的官员对于各个地方的土特产都了如指掌。
有时候,他们为了沟通方便,会直接用食品来称呼那个地方。
江西用"腊鸡腊肉",河南用"驴肉驴肠",湖南湖北用"鱼类"。
其实,不管是在明代还是在现代,我们都喜欢用地方特色的美食来称呼这个地方。
明朝的官员对这个土特产非常熟悉,也就喜欢拿这些外号来互相开玩笑。
嘉靖年间,内阁首辅夏言是江西人,有人拿他开玩笑,就送了他一句诗:"腊鸡独擅江南味"。
还有,正德初年的首辅李东阳,他是湖南人,有个河南的官员对他说:"晓日斜穿学士头"。
湖南的特产是鱼类,鱼类晒干后需要穿过鱼头挂起来,这就是这位河南官员的深意。
李东阳自然不甘示弱,直接回了一句:"秋风正灌先生耳"。
这里隐藏了一个"驴"字,他用这句话也嘲笑了这位河南官员。
这些外号虽然奇奇怪怪,但都是比较善意的讽刺。
明朝官员之间相互开玩笑,大家并不在意,毕竟,这个形容都无伤大雅,并没有人身攻击。
但是,有一个人就不一样了,他是明朝有名的阉党焦芳,他对南方人可以说是恨之入骨。
焦芳为人阴险,因为一直升不了官,所以,就投奔了大太监刘瑾,成为了刘瑾手下的头号选手。
焦芳没读过什么书,常常被讽刺为"不学无术"。
他一生最痛恨南方人,而南方人之中,他最讨厌的当属江西人。
此外,焦芳还将自己的怨恨表现出来,比如:他直接向皇帝上奏,将朝廷中所有南方人都批评了一遍,并请求将科举中江西人的录取比例减少,让他们当不了官。
当然,这些并没有成功实施,因为,还是有一大批有识之士将其压制了下来。
后来,焦芳投奔了大太监刘瑾,由于势力增强,他变得更加嚣张跋扈。
他曾经画过一幅画献给刘瑾,这副画名叫《南人不可为相图》,里面的内容自然是诋毁南方人,说他们没有资格当官。
此外,平日里,他还经常找南方官员的麻烦,比如:浙江人谢迁,虽然,他官职内阁首辅,但还是受到了焦芳的排挤。
再后来,刘瑾倒台,焦芳也随之没落,成为了一个普通老百姓遭人唾弃。
湖北人有一个外号,叫"九头鸟",它在中华文明中为不祥之鸟,因古汉语中"九"和"鬼"音似,所以,也叫作鬼鸟,这在后世诗文中也多有记载。
据说,它的第十个头是被周公旦命令猎师射掉的,那个没有头的脖子不断地滴出血,古人认为:如果九头鸟飞过,要吹灭灯火、放狗把它赶走,否则,九头鸟会吸走小孩子的魂气。
现在一些地区还保留有相关的保护小孩的民俗。
那么,为什么单单湖北人被称为"九头鸟"呢?是因为张居正才有的。
张居正就是湖北人,他力主改革,推行"考成法"和"一条鞭法",试图挽回大明的颓势。
这样的改革大臣肯定会得罪一大批守旧的老臣,使得他们故意诋毁张居正,将其形容为"九头鸟"。
久而久之,这个外号也就成为了湖北人的称号。
这么多奇葩的地方外号,虽然不值得放在心上,但却是对大明朝真实的记录。
此外,官员之间相互开玩笑并不是什么大事,总比那些涉及人身攻击的语言要好得多了。
参考资料:【《明史纪事本末》、《明史·卷三百十四·列传第一百九十二》、《明史·卷二百一十三·张居正传》】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选主机测评网 » 古人喜欢地域黑,湖北"九头鸟"就是其中之一,除湖北别省更厉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