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居易、杜甫写诗的故事启发我们:对主题的深情比写作技巧更重要


为了写出好文章,我们报过很多写作班,听了很多写作课,看了很多作家谈写作的文章。
上课时,老师讲课干货满满,我们也感觉收获多多。
每次看完一篇作家谈写作的文章,更是仿佛触摸到了写作的真谛。
可是写的时候,还是写不好。
有时我们深深地苦恼,不知如何是好。
于是再报一些写作班,再多看一些作家谈写作的文章,心里想“学总比不学好一些”。
听的课在变,看的文章在变,唯一不变的是我们依然写不好。
面对问题,除非找到本质,否则所有的决策和行动都是盲目的。
写作课、作家确实可以教会我们技巧、方法、结构等知识,但是仅仅这些不足以写出好文章。
因为没有一门写作课,没有一位作家、小说家、散文家、诗人,可以教给我们对写作主题的深情。
这是没法儿教的,但写出好作品必须得有深情。
1、从白居易的代表作,看“深情”对写作的价值《琵琶行》、《长恨歌》是白居易的代表作,风靡唐朝,流传至今。
有诗云:童子解吟长恨曲,胡儿能唱琵琶篇。
好作品,不仅需要高超的写作技巧,更需要一腔深情。
诗人沦落天涯,举目无亲,“春江花朝秋月夜,往往取酒还独倾”;仕途坎坷,被贬江州,回京无望;故人离别,“浔阳江头夜送客,枫叶荻花秋瑟瑟”;身体欠佳,“谪居卧病浔阳城”;听不到好音乐,“岂无山歌与村笛,呕哑嘲哳难为听”。
诗人心情无比抑郁。
刹那间,仙乐入耳,知音出现。
压抑的感情仿佛泄闸的洪水,江州司马的青衫湿了。
在座的人都落泪了,诗人的泪最多。
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只有深情溢满心间,才会热泪盈眶。
这份深情是诗人写作的原因,他说“今夜闻君琵琶语,如听仙乐耳暂明。
莫辞更坐弹一曲,为君翻作《琵琶行》。
”友人离别的伤感、仙乐入耳的欢欣、知音相遇的开心、沦落天涯的凄苦,倾注在字里行间。
写作技巧、艺术构思等在感情调度下,合奏出艺术的诗篇。
其实在“举酒欲饮无管弦”的时候,诗人已经具备了写出《琵琶行》的技巧、方法,但此时心中没有深情,无以发言为诗;只有“江州司马青衫湿”的深情涌动时,写作技巧才能发挥作用,才能写出《琵琶行》。
这份深情,没有一门写作课、没有一位诗人可以教给白居易,只能源于诗人的心。
诗人与湘灵的深情,是写《长恨歌》的基础。
35岁时,白居易写下《长恨歌》,主题是唐玄宗与杨玉环的爱情故事。
人可以通过理解自己,进而理解他人,所谓将心比心。
没有刻骨的爱情,写不出爱情佳作。
白居易11岁与湘灵相识,19岁相恋。
27岁时与湘灵生别离,写下了“愿作远方兽,步步比肩行。
原作深山木,枝枝连理生”的诗句,这与《长恨歌》里的“在天愿为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何其相像?诗人29岁和33岁时,母亲两次拒绝他与湘灵结婚。
与湘灵的婚姻基本无望,诗人35岁时写下了《长恨歌》。
白居易37岁时,据说在母亲以死相逼下才成婚。
41岁时白居易依然写诗怀念湘灵。
“我有所念人,隔在远远乡。
我有所感事,结在深深肠。
乡远去不得,无日不瞻望。
肠深解不得,无夕不思量。
”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”,何尝不是诗人的一往情深?心中若无深情,何以字字看来皆是泪?写作技巧、结构、修辞都可以学,也可以教。
唯独对湘灵的深情,只能源于诗人的内心。
杜甫写诗也一样,心中先有深情,之后发言为诗。
唐军收复失地时,诗人写道“剑外忽传收蓟北,初闻涕泪满衣裳。
”心中有壮志,功业却无成,写道“戎马关山北,凭轩涕泗流。
”想念家人,写道“海内风尘诸弟隔,天涯涕泪一身遥。
”想回家却回不去,写道“天边老人归未得,日暮东临大江哭。
”国家动荡,他忧心重重,写道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
”杜甫很多诗描写了流泪的情形。
成年人是有自控力的,落泪都在深情时。
奥运会比赛夺冠了,有的运动员喜极而泣;比赛输了,有的选手默默流泪。
因为那一刻深情在心。
为什么杜甫的眼里常含有泪水?因为他爱的深沉。
杜甫的写作技巧固然了得,但发挥技巧的前提是深情涌动,所谓“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
”如果心中没有志(志乃深情所在),就无法发言;无法发言,再好的写作技巧也不能发挥作用。
技巧、修辞、结构可以向初唐四杰、庾信、鲍照等前辈诗人学习,但没有人可以教给杜甫对国家、兄弟、功业的深情。
没有这种深情,杜甫还能成为杜甫吗?不只是唐诗,长卷巨作也需由深情酿造。
路遥在《平凡的世界》的扉页上写道:谨以此书献给我生活过的土地和岁月。
这平平常常的一句话饱蘸着作者的深情。
此书写作过程极其艰难。
全书分为三部。
写之前,路遥到毛乌素沙漠里沐浴精神。
他说:在这里,我才清楚地认识到我将要进行的是一次命运的“赌博”(也许这个词不恰当),而赌注则已是自己的青春抑或生命。
人最可宝贵的是生命,愿用生命为代价写此书,这是怎样的深情?“第二部稿子完成的当天,我感到身上再也没有一点劲了,只有腿、膝盖还稍微有点力量,于是,就跪在地板上把散乱的稿页和材料收拾起来。
”终于为全书划上了最后一个句号。
路遥泪流满面。
这只是几个细节,其实整个写作过程,路遥都倾注着深情。
上世纪80年代,文学创作的形式和技巧求新求变,现代派、意识流等新的文学观念风靡一时。
路遥用的是传统现实主义手法,被认为是落伍的。
但时至今日《平凡的世界》依然有大量的读者。
由此可见,如果没有对写作主题的深情,路遥不会愿意以生命为代价写《平凡的世界》,即便写出来,会得到读者的认可吗?如果没有深情,即便用最时髦的写作形式和技巧,那又是怎样的一本书呢?每一部伟大的著作,都饱含作者的深情。
“一把辛酸泪”,是曹雪芹的深情,十年辛苦写出《红楼梦》。
白居易、杜甫、路遥、曹雪芹对写作主题的深情,没有一门写作课,没有一位作家(不论多么优秀)可以教给他们。
即便历史类的《资治通鉴》,书中几乎不体现作者们的感情。
司马光主编此书用了19年时间,他在《进资治通鉴表》里说道“臣之精力,尽于此书”。
成书后不到两年,就故去了。
没有对所写内容的深情,何以至此?卡夫卡说过这么一句话:我内心有个庞大的世界,如果不用文学途径引发出来,我就要撕裂了。
可见写作只是途径,是为了表达“内心庞大的世界”,即内心深情的主题。
如果内心没有庞大的世界,对题材没有深情,再好的写作技巧、修辞都是徒劳的。
因此,写作首先要寻找内心对其充满深情的题材。
此时唯一的标准应该是内心对其有无深情,不应该是市场热度等其他因素。
写你充满深情的题材,这是白居易、杜甫、路遥、曹雪芹、司马光的写作故事给我们的启发。
写作技巧、方法、结构、形式、修辞等在深情的题材里才有价值。
如果对写作主题没有“深情”,再好的写作技巧和方法都无济于事。
这是我们报了那么多写作班,看了那么多作家(不论多么优秀)谈写作的文章,依然写不好的本质原因。
感谢您的阅读,愿此文对您有些价值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选主机测评网 » 白居易、杜甫写诗的故事启发我们:对主题的深情比写作技巧更重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