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Jane在硅谷」对话比特币布道者:95%的ICO项目不会有回报


这位比特币布道者,也是这个浮躁时代难得的 “清者”,粉丝捐赠给他价值150万美元的比特币。
他认为,加密货币会变得像博客一样,每个人都可以发行自己的币。

《财经》驻硅谷记者 刘泓君/文 宋玮/编辑刘泓君 李阳/配音 李阳/剪辑在2017年年底,Andreas M. Antonopoulos收到一份特别的新年礼物。
从12月6号到8号,粉丝为他在两天内筹集了100个比特币,按照当时的价格,价值150万美元。
Andreas M. Antonopoulos是一位真正的比特币布道者,也是这个浮躁时代难得的 “清者”。
即使获利唾手可得,他没有追逐逛热的市场,没有去储存比特币,而是真正使用它们。
他并没有因为这轮大涨受益,被称为“Bitshame”,这个词是指在比特币领域混了很多年,现在也没有富裕起来的人,带着一些嘲讽的意味。
他飞往在全球各地进行比特币演讲,为比特币出过3本书,曾经创建过3家比特币公司。
他也是币圈的Twitter大咖,信奉比特币背后去中心化与自由市场的价值观,拥有30万追随者,其中不乏币圈大佬。
捐赠起因是他在Twitter上与粉丝聊天,说他现在并不是一个百万富翁,他在美国创意网站Patreon上每个月接受粉丝们5美元的付费,类似今天的各个平台“知识付费”。
直到最近,才还清他所有的债务。
被业界号称“比特币耶稣”的Roger Ver称赞他是:“最传神达意的比特币演讲者,即使在2012年买入300美元的比特币,他现在也是一个百万富翁。
”他回复Roger Ver称他那一年确实投资了,但是迫不得已在2013卖出所有比特币去支付房租支援家庭。
2013年,比特币在年初时13美元,年末时涨到1200美元。
这条推特之后,深受他启蒙的粉丝发起对他的捐赠活动,两天之内他的比特币地址上显示,收到了整整100个比特币,大概是他人生这第一桶金。
不过他也说了,对赚钱不感兴趣。
即使在比特币内部,也有很多不同的流派与价值观之争,如何看待ICO(全称Initial Coin Offering,首次公开发币)热潮与监管,加密货币生态最终会如何发展。
以下是《财经》与比特币布道者Andreas M. Antonopoulos(以下简称A)的对话:《财经》: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比特币的?A:我有两次与比特币的缘分。
第一次是2011年,是读到一个比特币应用到赌博中的案例,我对赌博没兴趣,所以没有注意它;第二次是2012年,我在一个科技网站的超链上,看到了中本聪的白皮书,看完白皮书,这是比我想象中更重要的发明。
我停止了手上的一切事情,辞职了,开始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比特币中。
《财经》:你是否有其他的加密货币?比如莱特币、以太币、瑞波币?A:我有很多加密货币,我真正感兴趣是去用这些加密货币。
从以太坊发布,我就开始用以太币,我用莱特币也很多,不储存他们,就是去用这些货币。
我没有瑞波币,它更趋近一个中心化的系统,它的目标是帮助银行,但是我并不喜欢帮助银行,我对与银行竞争比较有兴趣,所以我对其他的加密货币更感兴趣。
《财经》:你是否自己有做区块链创业,发行ICO项目?A:我没有理由去发布ICO项目,我对赚钱没有兴趣。
我的人生目标是市场教育,但是ICO没办法让我去做教育。
8月份有30多个项目问我要不要参与ICO,我说了30次“不”。
我没有参与到任何ICO项目中,大部分ICO项目找我,都只是想借用我的名声与影响力,我对此不感兴趣。
如果你看我所有的演讲、书,从来不推荐任何产品,我珍惜我的羽毛。
《财经》:现在的市场上,有没有你心里认同的项目?A:我参加过一次ICO,就是以太坊上线的时候。
那是这个领域最重要最成功的ICO,参与是因为我对使用他们的技术非常感兴趣,从那以后,我没有看到任何感兴趣的项目,绝大多数项目都把注意力放在赚钱上。
这些ICO不会回报给投资者什么,95%的项目不会回报任何东西。
《财经》:美国SEC准备开始对ICO有所监管,你认为这对投资者是好事吗?A:我认为SEC使用监管手段来控制这些项目的质量,这是过时的方式,这已经适应不了今天的科技发展了。
第一,SEC行动太缓慢了,也是政治控制的手段,政府审核就意味着送礼物、找关系;第二, SEC无法影响ICO市场,他们只能监管美国的项目和投资者,无法控制全世界的投资者,无法监管美国以外的公司。
监管可以让美国的ICO慢下来,这个是正在发生的,这样就会把ICO推向其他国家,其他国家也会想办法延缓ICO,这个是全球的现象,总会有独立的机构和政府出来。
全球市场来看,无法完全阻止ICO。
《财经》:你如何看待中国政府关停ICO?A:我认为很多人会开始非法ICO,他们会打破法律,去参与ICO。
很多人会去香港、新加坡、台湾、韩国、日本,ICO不会停止,只是中国的ICO会停止,中国可能会错失本地优秀公司。
《财经》:行业良莠不齐,很多公司ICO就是诈骗,很多公司希望好好做事情,但是没有能力去做出好产品。
你如何去看现在的ICO乱象?A:未来ICO会非常棒,但是今天的大部分ICO都是狗屎。
今天很多公司的ICO没有好团队好项目,这让很多投资者损失钱。
在2-3年之后,这些失败的投资者会吸取教训,坏项目和人会失去信誉,更多人会对ICO抱有敬重之心,会有更好的团队、市场来做ICO。
这跟股市在初期一样,股市刚刚开放的时候,出现很多丑闻,无论美国还是中国,都是这样。
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教训:很多人认为政府监管使股市更成熟,不是这样,是投资者在犯错中吸取了教训使得市场更成熟。
一个好的市场环境需要教育投资者,投资者都在从早期的错误中学习。
现在ICO市场的投资者正在犯错误,他们成功的概率很低,希望这些教训能够帮助他们下次更成熟。
这个市场垃圾遍地,好的公司最终会脱颖而出。
《财经》:ICO也有很多创新,比如它为创业公司提供了新的融资方式。
A:最早,创业公司还不得不通过银行贷款、信用卡、个人借款获得资金;很久以后,美国的风险投资正在吸允市场上的资金。
这两种融资方式之间,没有新的融资方式,很多公司募资,都集中在一个国家。
所以ICO有两点创新:第一,让创业全球化:全球化募资、全球化投资、全球化项目、全球化参与;第二,它在弥补两种融资方式的鸿沟,从个人机构贷款到股市,中间有很多公司无法融资。
所以ICO是一个很重要的工具,会在下个十年完全改变创业公司的运转方式。
它会颠覆风险投资、股票市场,早期投资。
《财经》:经济学分为两派,一派是凯恩斯的宏观调控经济学,一派是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自由市场经济学,你是弗里德曼的粉丝?A:我是自由市场的信奉者。
我从很多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选主机测评网 » 「Jane在硅谷」对话比特币布道者:95%的ICO项目不会有回报